法甲

希腊之紫薇大帝第一百一十四章射日太阳神之

2020-01-24 19:1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希腊之紫薇大帝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射日,太阳神之死

人间某处,阿德罗斯静静看着天际一幕,嘴角一笑:“等了十年,这一天终于来了。”

谋划十年,欺骗女神与不和女神多次出手,月亮那边大局一定,如今就剩最后的太阳了。

他抽出同样等待许久的射日弓,以及仅有的一根射日箭,拉弓搭箭,对准天际那个大日。

在他旁边,肚子以及稍有凸起的爱与美之神阿芙洛狄忒,在旁边微笑看着。她早知道这对弓箭的存在,这一次终于可以近距离观看它的神威。

太阳神赫利俄斯心中充满了焦急与悔恨,虽然心中有预料会出点问题,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严重。

就在一天之前,他的爱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法厄同过来找他,向他哭诉:“尊敬的父亲,大地上不断有人嘲笑我,谩骂我的母亲。他们说我自称是太阳神的子孙,其实不是,还说我是杂种,说我父亲是不知姓名的野男人。所以我来请求父亲给我一些凭证,让我向全世界证明我确是你的儿子。”

赫利俄斯收敛围绕头颅的万丈光芒,不再那么刺目,吩咐年轻的儿子走近一步。他拥抱着儿子,柔声说道:“我的孩子,你的母亲虽然只是一个凡人,但是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我永远也不会否认你是我的儿子的。为了消除你的怀疑,你向我要求一份礼物吧。我指着冥河斯提克斯发誓,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法厄同一听大喜,他跑到太阳神殿,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他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那么请你首先满足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吧,让我有一天时间,独自驾驶你的那辆带有双翼的太阳神车,也为凡间的生命带来一次光明。”

赫利俄斯顿时心中大急,以他这个半神儿子的手段,他连人间的特洛伊之战都不敢让他参加,更何况驾驶更为危险的太阳车呢。

但是,他执拗的儿子,已经听不进他的任何话语,坚决要当一天的太阳神。无可奈何之下,赫利俄斯他不得不拉着儿子的手,朝太阳车走去。

法厄同对太阳车精美的工艺与显露出来的神威赞叹不已,心中越发产生了对驾驶这辆神车的期待。

不知不觉中,天已破晓,东方露出了一抹朝霞,星星一颗颗隐没了,新月的弯角也消失在西方的天边上。

女神们从豪华的马槽旁把喷吐火焰的马匹牵了出来,马匹都喂饱了可以精力充沛的饲料。她们忙碌地套上漂亮的辔具,然后赫利俄斯用圣膏涂抹法厄同的面颊,使他的半神儿子可以抵御熊熊燃烧的火焰。

他把光芒万丈的太阳帽戴到儿子的头上,不断叹息地警告儿子说:“孩子,千万不要使用鞭子,但要紧紧地抓住缰绳。马会自己飞奔,你要控制它们,使它们跑慢些。你不能过分地弯下腰去,否则,地面会烈焰腾腾,甚至会火光冲天。可是你也不能站得太高,当心别把天空烧焦了。”

这个年轻的半神好像没有听到父亲的话,他嗖的一声跳上车子,兴冲冲地抓住缰绳,朝着忧心忡忡的父亲点点头,表示由衷地感谢。

赫利俄斯只好再度交代驾车的马匹,让他们不要失去了控制。四匹有翼的马嘶鸣着,它们灼热的呼吸在空中喷出火花,点着神俊的头颅,表示知道了太阳神的意思。

没有想到,太阳神车才驶出他的宫殿不久,便失去了控制。它在天地之间胡乱奔跑,最后更是缓缓驶向人间。

当太阳神听到人间众生的咒骂与怨恨,再看到人间火焰熊熊的惨相之时,他顿时后悔不已。早知道会这样,他宁愿违背冥河的誓言,接受天地的处罚,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驾车而行了。

他急忙奔跑出去,以最快的速度追赶着太阳神车,想让他重新回到正轨。

然而,他终究是晚了一步。

人间的咒骂,对于神灵的不满与怨恨,无不传到了神王宙斯的耳中。尤其是在他下方,特洛伊战场之上,无论是半神英雄,还是普通的士兵与人群,都在看着他,期待他的态度与动作。

宙斯冷哼一声,运使神力,一道白色霹雳由天际劈落,打在了驾驶太阳神车的法厄同身上。

以法厄同的实力,又怎能抵挡神王含怒发出的雷霆,他当即就摔出太阳神车,再也没有了声息。

太阳神赫利俄斯终于赶到了,可是等待着他的,只剩下在半空之中掉落的法厄同尸体。

他痛苦不已,抚摸着儿子的脸颊,忽然想起他的妻子临死之前对他的嘱咐,一定要照顾好他们的儿子。

可是现在,他唯一的儿子,就这样死在了他眼前,还是因为他的放任。想到这里,赫利俄斯不由得仰天长叹。

空中的太阳神车仍在不断下落,地面的温度越来越高,已经开始不断有人因为炙烤而死去。可是太阳神赫利俄斯,因为伤心儿子的死亡,也没有去留意这件事情。

这时候,特洛伊上空的光明神阿波罗,他跨上他的银弓,一脸坚毅,往高空而去,飞身上了太阳神车。

这位宙斯之子,执掌着众多神职的光明之神,同样精通畜牧的方法,他一下子就抓住了拉马的缰绳,然后用他的银弓敲击着马背,用他无比的神力,控制住了下落的马车,并使它朝上飞去,以回到他的正轨。

这一幕,被赫利俄斯看在了眼里,阿波罗这是要做什么,想要夺取他的神职吗?

于是,他不得不放下儿子的尸体,身上放出万道金光,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飞上高空,来到太阳神车旁边,对着阿波罗呵斥不已。

然而阿波罗理都没有理会他,只是看顾眼前的四匹神马与太阳神车,完全当他这个神车的真正主人不存在。

赫利俄斯大怒,身上的金光更胜,神力爆发,看在凡人眼里,就像天空之中出现了两个太阳一样。他愤怒地取出战矛,想要教训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神灵。

“太阳神赫利俄斯,不守天地规矩,玩忽职守,使得天地生灵受难。今奉万千星辰之主,紫薇大帝之命,射杀太阳神,警惕天下所有神灵。但凡有神职在身,一定要恪守职责,不说为天地做贡献,一定不能祸害天地生灵,否则,必将受到天地惩罚。”

一道冷峻而又严酷的声音,传遍了天地之间,无论大地、冥界还是海洋,所有的神灵、人类、魔怪等,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极夜之乡,夜之主宰似乎沉浸在睡梦之中,在她周围,三千个大大小小的气泡浮浮沉沉,气泡里面,似乎包罗万象。

睡梦之中的夜之主宰尼克斯,似乎也听到了这个声音,美丽的嘴角一翘,然后翻了一个身,继续仿佛继续在做她的美梦。

人间某处,那位留着山羊胡子的神灵盖布,如今并没有在放羊,反而客串起了河神的职位,听到这个稍微熟悉的声音,抬头淡淡一笑:“果然,那副弓箭就和太阳相冲,无论在哪里,都要和太阳干上。”

在他身旁,以为肌肤如玉石的少女惊喜道:“是阿德罗斯大人,我就知道他是不会放任人类遭难的。”

盖布则皱眉说道:“什么阿德罗斯大人?伊安,你要知道,你继承的是一位伟大神灵的血脉,不比这方世界任何神灵地位差。”

伊安撇撇嘴,然后不说话,要不是被盖布逼迫在这里学习,她早就想回到自己的主神旁边战斗了,才不想继承什么伟大神灵的血脉呢?

盖布顿时无奈看着这个由人成神的少女,心中暗道:“看来,还要教导很长一段时间啊。”

另外一边,两位养伤的前任神王,相互对视,然后乌拉诺斯惊道:“又是那个小家伙,他到底想做什么,得罪许伯里翁夫妻,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旁边的克洛诺斯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这个孙辈的想法,他也摸不清名堂。有尼克斯为他撑腰,他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特洛伊城上空的神王宙斯,本来看到太阳神赫利俄斯准备对阿波罗出手,已经做好了教训赫利俄斯的准备。

可是听到这个声音后,他眉头大皱,心中不知道想些什么,沉默不语。

唯有高空神殿之中的高空之主许伯里翁与他的妻子光明女神忒亚,心中惶惶,立刻从神殿之中跑了出来,赶赴太阳神车的所在。

之前太阳神车失控的情况,也被他们看在了眼里,但是却没有在意。至于法厄同被宙斯劈杀,也都是小事,甚至他们早就在谋划,帮太阳神赫利俄斯找一位神灵妻子,诞下更为优秀的后代了。

还有很多地方,种种神灵,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各有反应,各自议论。

太阳神赫利俄斯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顿时感觉到天地之间,都是针对他的杀意。他连忙放弃了对光明神阿波罗出手,凝神静视,警惕着周围。

这时,一道黑光自人间而起,以一种奇特诡异的轨迹,快速往着太阳神而来。天地之间,所有的神灵与半神,都目视这那道黑光,看着它的行进。

至于普通人类,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天空之中的任何异状,只知道有神灵说要教训太阳神,他们在等待着结果。

太阳的胡冲乱撞,多少他们的亲朋好友,因为没有反应过来,殒身在突如其来的火焰之中。他们悲痛,他们唾骂,然而无济于事,神灵终究还是神灵,无法被他们的诅咒损失分毫。

但是天地之中那个巨大的声音,听在神灵耳中,虽然冷酷无比,可在他们耳中,却如同神音。有位神灵,站在他们一边,要对付造成恶果的太阳神。

太阳神眼见着黑光袭来,虽然离他很远,但是他已经能感觉到一种冰寒刺骨的气息,仿佛他已经被射中了,只是等待着一道程序,然后去迎接死亡。

赫利俄斯不甘心就这样赴死,他看到不远处的太阳,心念一动,就像快速躲避到太阳后面去。他想依靠太阳,抵抗那刺骨到灵魂的寒冷,抵抗那无从躲避的一箭。

他以快速无比的速度,想要到太阳后面去。然而驾驶太阳神车的阿波罗,似乎已经看懂了他的意思。阿波罗奋力抽动着银弓,让驾车的神马奔跑得更快一些,眼见赫利俄斯快赶上了,阿波罗把心一横,搭起金箭,射向了这几匹马的臀部。

这些神马受痛,迈开步子飞奔,让太阳神赫利俄斯一时之间难以追上。

终于,赫利俄斯飞不动了,一根黝黑的长箭扎穿他的心口,继续往天外而去,冰寒的冻绝之力从染上了他的身体,直至他的灵魂。

赫利俄斯已经感觉到,他马上就要死去了,在他意识还留存的最后时间,他回头看了一下人间。

人间的大地之上,有他心爱的儿子法厄同的尸体,同样有着因为太阳下落而死去的无数人类与动物的尸体。

人间但凡有智慧与意识的生灵,看到他此刻的样子,都是一脸欣喜,甚至开始大声欢笑。

“原来,你们都想要我死啊,可是,你们只记得我这次的错误,无数个日夜,我驾车为你们提供光明,你们都忘了吗?”

这是太阳神赫利俄斯最后的想法,也是他留在人间最后的话。

天地之间,仿佛带有一种难言的伤感,虽然太阳神车还在空中行走,但是却有雨丝落下,似乎在为这位一贯尽职的太阳神哭泣。

当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声音同样传遍人间之时,所有欢呼雀跃的人顿时停下了他们的欢呼。是啊,为什么他们只知道太阳神犯了错误,对于他之前莫大的功劳却视而不见呢?

于是,所有的生灵都沉默了,甚至连目睹的神灵也沉默了,他们各有所思,都为那天外来的一箭,以及赫利俄斯最后的话而震撼。

玩忽职守,造成祸患,然后就被一箭射杀。他们反思自己,以后是否不会犯下与赫利俄斯同样的错误。其实在他们看来,赫利俄斯并没有多大的错误,可是却被严苛的星辰之主派人射杀了。

当然,也有极少数的神灵,他们认为,太阳神确实该死。但是,这并不是主流。

对于引弓射出,然后已经有些腿软的阿德罗斯来说,他到没有纠结太阳神赫利俄斯该不该死这个问题了。

他曾经派誓言与愿望女神,冥河与天河之主,他的神使去找过太阳神与月亮女神,他们既不想投靠星辰神庭,也不想放弃神位。所以这一箭,是早晚要射出的,日星与月星都掌控不了的星辰之主,算什么星辰之主。

阿德罗斯此时唯一的感觉就是累,全身瘫软,要不是他的妻子在旁搀扶着,他都要倒在地上了。

这种虚弱感让他不由感叹,他帮助夜之主宰制造出三千梦境的十年都没有这般疲惫。这样一对比,他很真切发现,他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如当初的司羿之神。

自然并不是所有的神灵都沉默,光明女神忒亚,如今正搂着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尸体,发出凄厉的叫声。

高空之主许伯里翁随后也过来了,同样面容悲愤,对着忒亚摇摇头:“没有找到那支长箭。”

忒亚过来接住他儿子的尸体,而他则去寻找那支黑色长箭。对于这根长箭,他们并不陌生,当初万妖之祖提丰的妻子,便是死在了这根箭下。

甚至已经快突破主神之上的提丰,也被一箭射得重伤而逃,至今都没有踪影。

但是这根箭,在当时却神秘失踪,如今它再一次出现,没想到确实自己寄以厚望的儿子中招了。

忒亚愤怒的心情无从发泄,忽然抬头看到了高空驾驶太阳神车的光明神阿波罗,怒从心起,一道光明神术朝空中击去。

她很清楚,刚刚赫利俄斯想要依靠太阳挡住那根长箭的时候,是阿波罗捣乱,拼命将太阳神车赶远。否则,她的儿子不一定会死。

但是她的神术离阿波罗还很远的时候,就被一位她熟悉无比的神灵接了下来。光辉女神福柏与星空之主科俄斯冒了出来,他们是阿波罗的外祖父母,怎么可能让他受到伤害。

同样,宙斯带领着奥林匹斯的神灵,也站在了阿波罗旁边,静静看着高空之主夫妇,不言不语。

结局已经定了下来,宙斯不可能会让他最优秀的儿子出事。甚至他已经决定,他的儿子阿波罗,就是新的太阳神了。

忒亚恨恨地看着对面的一群神灵,不再说话了,知道她也做不了什么。悲愤离去的她以及他的丈夫,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女儿,执掌月亮的女神一直没有出现。

宙斯回到奥林匹斯后,也没有想到现在就去刺激这两位强大的提坦神,就让他的儿子,暂时履行太阳神的职责,神位的事情,等到时机恰当,再赐给他好了。

想到了阿波罗,宙斯不由得想起他的弟弟阿德罗斯,想起了他手中的弓箭,不禁面色发冷。这件东西,还真是一件大杀器啊,自己有雷电神器在身还不要紧,但是其他主神,能够防御住这件神器吗?

他派出神使赫尔墨斯,把正义之主忒弥斯唤来身旁。

当身材修长,面目冷艳的正义之主过来之后,宙斯说道:“忒弥斯,我的忠实朋友,我需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支曾经射上万妖之祖提丰,射死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弓箭,他正是来自于我那个不听话的儿子,道路与方向之神阿德罗斯。并且现在看来,他也和他的属神赫卡忒一样,投奔了那位神秘的星辰之主。”

忒弥斯其实早就有猜测,那支箭是阿德罗斯的,只是一直没有证据。听到宙斯这么说,她也没有太大意外。

“放心吧,即使他有这件强大的神器,我也能够对付得了他。”

正义之主向来强大而谨慎,既然她这么说了,那说明确实没有什么妨碍。不过宙斯还是对她嘱咐道:“你多加小心,实在有困难,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正义之主忒弥斯点了点头,然后一言不发,退出了宙斯的大殿。

忒弥斯走后,宙斯又对旁边的赫尔墨斯问道:“特洛伊的情况怎样了?”太阳神赫利俄斯死后,无论是神灵还是半神魔怪,已经没有兴致再进行高台对决了,就此不了了之。

“智慧女神与战神两位,现在分别执掌双方军队,已经重新开战了。”

“去告诉雅典娜,人间的事情不要一直拖了,早点结束这场战争,去寻找阿芙洛狄忒的下落。”

·····

特洛伊城,爱与美之神抱着一直赖在他怀中的阿德罗斯问道:“这场大战,我们真不帮忙吗?以阿瑞斯的水平,肯定不是雅典娜的对手的。”

阿德罗斯慵懒地说道:“不用了,谁输谁赢,对我们来说无所谓。等特洛伊战败之后,我们帮助他们逃走就好了。”

随后,他又喃喃自语:“有一种神鸟,只有沐浴着血与火,才能得到真正的升华,特洛伊,或者说未来的罗马,就是那种神鸟。”

说完,他又翻了一个身,以一种更舒服的姿势躺在了阿芙洛狄忒怀中。

阿芙洛狄忒顿时无奈了,自己这个丈夫,总是喜欢这么无赖,但是却无赖得有些可爱。

“对了,前些年,我父亲,乌拉诺斯神王来找我了。”

听到阿芙洛狄忒的这句话,阿德罗斯顿时心中一惊,翻身坐起:“他来找你,没什么问题吧?”

阿芙洛狄忒抿嘴一笑:“也没什么问题,就是让我好好跟着你,然后为他提供情报,让他知道你的一切谋划与动作。”

阿德罗斯听了,心中一乐:“那你这个小间谍,还不好好伺候本神,今天换几个姿势与场景,说不得我一高兴,就透露一些大内幕给你。”

阿芙洛狄忒顿时羞红了脸,往阿德罗斯身上使劲一掐,让他痛叫不已。

濉溪县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医院咨询电话
常州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沈阳妇科治疗方法
南充有癫痫病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