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江南】警探之死(小说)

2019-09-14 08:4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现在是凌晨一点三十分。只有台灯亮着,在办公室黑暗的空间里切下一个角落,照亮了摆在桌上的几张照片,一个塞满烟头的烟灰缸,一张冷峻而棱角分明的面孔,和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这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照片。
一支烟被点燃,烟头在昏黄的灯光中突然红亮,随即黯淡,一段烟草烧成灰烬。于是白色的烟雾如翻滚的河水,冲进黑暗。而夹着香烟的手指,定格在椅子的扶手边。
躶体的少女躺在白色床上,凌乱的白色被褥,丰满的白色枕头,未发育完全的胸部……那双盯着照片的眼睛正在寻找它们想要的线索,并且把所看到的画面交由大脑处理。
二十四个小时前。酒店的房门被踢开,一个希望也被当头熄灭。少女已经死了,躺在白色的床上。没有打斗的痕迹,没有伤口,没有嫌疑人,没有线索。一双惊讶而恐惧的眼睛藏在几双冰冷而严肃的眼睛背后。若不是双手将嘴死死捂住,恐怕尖叫声已吵醒所有房客,像惊扰一群野地里的麻雀。
那双血丝密布的眼睛,从看到少女的尸体开始就未合上片刻。当然没人知道,这警服中的肉体,以及肉体中的灵魂,有一颗种子破土而出。十年前,这双眼睛第一次看到一对马尾辫,这颗种子便已埋下。过去的二十四小时中,死去的少女和那个女孩的面孔不断重叠,又不断变幻。欲望和回忆,这两种肥料共同的作用下,终于催生出胚芽。小时候大院里有一颗桑葚树,无比高大,并且无所畏惧的俯视着无数盯着它果实的小眼睛。必然这棵树也由胚芽长成,将密密麻麻的树根扎进无数人的身体里,变成交错纵横的血管。而这些人的命运则化为各自的树叶,凋落或是茂盛,都是一棵树的生长过程。谁知道呢,哪一片树叶会被风吹落,而风又将何时刮起。就像少女的冰冷躯体,上帝从未给任何人关于明天继续活着的承诺,也像记忆里那忽上忽下的马尾辫。
扶手旁的手依旧未动,烟已烧去一半。灰烬在烟上挂着,保留着原有的形状。这道理与人死后肉体的形态一致。照片里少女的尸体,照片外血红的眼睛,各自呼唤自己的故事。只是这两个毫无关联的故事却被紧紧绑在一起,通过视网膜的传递与回忆的作祟。若把大脑中神经回路想象成无数条交错的河道水渠,那么现在这两条本该平行和河道却已在黑夜中并流。
死亡总是与黑夜连接在一起。可是黑夜连接的不仅是死亡,还有源于未知的恐惧、源于灵魂渴望的安全,以及源于先祖传承的欲望。同样是白色的床单,同样是丰满的枕头,八年前马尾辫取下了发绳,这双眼睛看着少女的裸体在黑夜中隐隐散发柔和的光,渴望与欲望并行不悖,像海员经历漫长而又漫长的航行看到了大陆,狮子经历饥饿而又饥饿的等待看到了猎物。一次灵魂与肉体的勃起正在同一时刻悄然发生。于是肱股交错也在黑夜里进行,伴随着低低的沉吟。每一次肉体的碰撞都带有宇宙洪荒的性质,新的星球源于碰撞,新的生命也源于碰撞——可以是肉体,也可以是命运。倘若将这肉体的碰撞声放大数千万倍,必然也会像两颗巨大的物质星球碰撞般惊心动魄。也许性和光有着同样的属性,在黑夜中给人类带来某种内在的安慰。这样的想法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脑袋中,台灯切开的空间里,一双眼睛,一个面部的轮廓显得清晰,并且表现出活着的姿态;而照片里,是死亡应有的模样。这一切的可视化的区别,在于一盏小小的台灯。
这让人回忆起另一个夜里,另一种灯光切开了空间,照亮高速公路上的反光条。隔离带种植的树在黑暗中丢掉颜色,被还原成最基础的轮廓,又被压缩成平面。形状与排列,犹如无数异教的信徒列队而进行着秘密仪式。那双眼睛在车里,是这场仪式的巡礼者,看着路面无限生长,带着即将成为父亲的激动与焦急,向马尾辫所在城市的医院疾驰——医院的床也有白色的床单,丰满的枕头。这幅脑海里突然出现出的画面令人不安,夹着香烟的手抽搐一下,烟灰落地。得到与失去都那么简单而轻易的被决定,白大褂站在空旷的走廊里,摇摇头,然后一步步走向楼梯出口。胸口被剥开一个巨大的空洞,世界上所有的风都往里灌,吹向跳动的心脏。那双眼睛看见的医院走廊化为一个笔直的迷宫。类似的状况在那天后时常发生,在每一次酒精的催动下,时常发生,带着由绝望而生的憎恨。可是实话实说,这样的憎恨是无目标的,那双眼睛看不到一个应当憎恨的人,于是把自己和每一个看到的人都扭曲成面目可憎的样子,像野兽的无差别猎杀。
酒精呵,那双红眼下意识向桌角看去,又突然想起这并不是自己家中。只好作罢。若是平日,此时应是瘫软在家中,一杯一杯用烈酒给胸口的空洞消毒。四十八小时之前,似乎已经过去了四十八天甚至四十八个月,零零落落。客厅里只有落地台灯亮着,在黑夜里切出另一块昏黄的空间,照亮手里的酒杯,香烟,还有墙上的结婚照。这房间太小,太拥挤,让呼吸都没有缝隙。身体摇摇晃晃从沙发里站起来,夺门而出。门打开的一瞬间,风从窗口猛冲进来。像埋伏在窗口的士兵也猛冲进来。掀翻了一个空酒瓶。玻璃落地的声音清脆,叮叮当当,墙上的钟表秒针滴滴答答。那双眼睛在门口,扫视了一遍空房间,画面随即切换至屋外的街道,摇摇晃晃。街上人们的眼神诡秘,像盯着一只重伤的野兽。是的,重伤的野兽,嘶吼却发不出声,喉咙被打烂了,在霓虹灯下发炎化脓,流进胸口的空洞,黏住心脏和所有内脏。于是每一次心跳都牵连着所有内脏一起跳动,引发内在的剧痛。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原来一切都未发生,发生的一切都是梦魇。那对马尾辫还在晃动,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哦,她在问要去哪儿。如果先前的一切都是做梦,那么那个客厅,那张结婚照也一定是梦。想要去哪儿呢,一只手指向酒店,有白色的床单和丰满的枕头的房间。
在酒店房间里,白色的床单和丰满的枕头,少女的胴体裸露在双眼前。一双大手按在少女的脖颈上,此时不可高呼,只能低低沉吟。于是少女的声音连同呼吸一起渐渐消失。这样就对了,这样就对。和那晚一样,做爱之后需要安神的睡眠。身体又摇摇晃晃站起来,走上街道。一切都未发生,一切都是醉汉的噩梦,酒店里,医院里,是的,一定都是噩梦。那双眼睛四下打量,要回家,妻子和孩子还在家等着……
香烟烧尽,火星烫在手指上。整个身体猛的一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松开,烟头掉落在地面,发着微微红光。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闭上了,用五秒钟作出一个睁开的决定。照片里少女的尸体躺在床上,四十八小时前,躺在那儿,二十四小时前,被所有人发现。一只配枪被拿出,上膛,抵住下颚。枪声清脆,像掀翻一个空酒瓶,像吹落一片树叶,像肉体的碰撞。
现在是凌晨一点三十五分,只有台灯亮着,在办公室黑暗的空间里切下一个血红的角落。

共 25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非常精彩的小说,作者用意识流的形式和蒙太奇的手法,表现出不同的片段和支离破碎的情节,然后交给读者自由拼接。故事的开头就很吸引人,时间是凌晨的一点三十分,办公室的烟灰缸满是烟头,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一张照片。这样的深夜,一个疲惫的人,为什么盯着一张照片呢?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知道,一个少女死了,花样的年华,生命就这般消逝了,罪恶为何而发生,生命因何而凋零。可是,酒店的白色床上,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夜,这滋生着罪恶的夜,有着灵魂的叩问。罪恶源于马尾辫,源于曾经的记忆,源于医院的噩梦。多么希望,所有的都只是梦,梦醒了,他还有家,还有妻子的等候,而酒店的少女依旧明媚着青春的岁月,可是,随着凌晨一点三十五分的那声枪声,所有的梦都结束了,罪恶也结束了。小说情节扑朔迷离,心理描写,场景刻画都相当不错!问好作者,倾情推荐!感谢你带来的精彩!【编辑:樱水寒】
1 楼 文友: 2015-06-27 21:55: 1 小说很精彩!读了好多次!按语不到的地方望指出啊!呵呵,个人觉得应该是这样的。问好!感谢你带来的精彩!
2 楼 文友: 2015-06-28 10:12:07 扑朔迷离,我看了三遍,罪恶源于内心 欣赏阅读,问安作者 入戏薄凉,青灯古佛...三岁宝宝流鼻血
小孩健脾的药
安而康长效夜用成人纸尿裤
感染肠道炎什么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