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绝世丹神 第一百零九章 剑道奇才

2019-10-12 18:1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丹神 第一百零九章 剑道奇才

被xiǎo成人棍的血魔子,连呻吟的多余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处于半昏迷状态下,而蒯瑜才慢慢停下来,将他的乾坤袋取过后后,嫌弃将他的丢到地上,冷漠的环视了周围一眼,那冲天的杀气,让围观之人忍不住退了一步

蒯瑜给他们的感觉,比血魔子施展血之咒印还要恐怖

血魔子的生机慢慢消失,直到他彻底消失时,血魔子头dǐng的天魔印记飞出一道黑光射进蒯瑜的额头内,足足有七十五积分,看来这段时间他杀了不少修士,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又这么多

而他的尸体在天魔印记内的积分传出来后,天魔印记激发,身体开始泛起一阵黑光,然后消失在所有人目光之内

那并不是血魔子逃跑了,而是天魔印记另一个功能,就是将已死的修士尸体传送出天魔峰,前提是尸体还保持大概的完整,最少也要像血魔子这样,还有人棍的躯体,如果被魔兽撕碎的话,那连尸体也不会出现

而天魔印记在活着的时候想要激发,也要使用者保持不动的试发状态才行,一经外力影响,就会失败,这也是血魔子为什么被虐得如此惨,还不愿意使用天魔印记逃跑,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根本就不能使用

看着血魔子的尸体消失,周围响起一阵欢呼声。

“我想起来了,那个少年是意溪峰的首席大弟子蒯瑜,上次千水城拍卖会上,我看过他。”

“是啊,我也想起来,听説他还和凤塘峰的陈海华对上了,前几天又跟陈海中交手,凤塘峰双海手他都得罪,现在还击杀血魔子

,果然是个人物。”

“你们听説吗?观塘峰马慧敏原本是这个蒯瑜的未婚妻,被陈海华挖了墙角,才造成现在凤塘峰与意溪峰两峰的不和。”

树林间,有人认出蒯瑜之后,一时间谣言满天飞,更多的惊讶的实力,以前一直都是默默无名的存在,怎么忽然间一飞冲天,虐杀天骄榜第九的血魔子。

“这实力最少也是天骄榜前五的存在。”

不少人心中萌生这个看法,刚好蒯瑜那双蔚蓝的双瞳扫过来,那蔚蓝的双瞳中带着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意,让不少人惊慌失措往后退,不敢正视蒯瑜的眼睛,当他们回过神来时,蒯瑜已经消失不见了。

“看来今年的天魔山试炼説不定会和往年不同。”

天魔峰外,看着一具具尸体被传送出来,鲜有修士自愿传送出来。

在是天魔峰内浓郁的天地灵气下修炼一天,相当于外面的几十天不説,各种天材地宝应有尽有,如此多的机缘与机遇下,没有修士愿意放弃这片宝地,因为有很多人,已经没有再来的机会了。

一开始普通修士的尸体出来再多,也没有办法让三十六主峰的人在意,可是当观塘峰连续四人的尸体被传送出来时,现场一片寂静,只有观塘峰峰主长袍下的那双大手微微颤抖起来,以证实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他很清楚,这些弟子刚好跟在蒯灵儿和武安国身边,本来打着让蒯灵儿进去增加经验,以他们队伍的实力,基本上没有几个队伍可以对他们构成威胁,可是不到半个时辰就连续死了四人,让他不得不怀疑武安国的队伍被伏击了。

很快他的亲信跑过来。

“启禀峰主,我已经检查过被杀弟子的伤口,是血煞组织。”

观塘峰峰主张瑞旭脸色一寒。

“如果安国和灵儿有事,我必定倾尽观塘峰之力,也要灭了血煞组织。”

不少幸灾乐祸的主峰,纷纷对张瑞旭报以玩味的眼神。

在张瑞旭紧张的等待下,再也没有观塘峰的弟子传送出来,反而传送出几个血煞组织的杀手出来,让张瑞旭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最引人注目的是最后还传送出一条人棍。没错!就是人棍,四肢被都被人砍断,腹部还有一个大洞,临死前双目圆睁,仿佛看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事情。

很快负责检查尸首的人惊呼起来,不敢相信的看向张瑞旭方向。

张瑞旭眉头一皱,一副大惊xiǎo怪的模样,有失观塘峰的身份。

“启禀峰主,刚刚那人棍是天骄榜第九名的血魔子,这些人应该都是被同一人所杀。”

听到那名观塘峰执事的报告,不少在场的长老都纷纷皱起眉头来,同一个人击杀血煞组织四名杀手就算了,可是血魔子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天骄榜第九的存在,一身暗杀之术出神入化,仅此血元子的存在,居然也被人杀了,而且还死如此凄惨。

“是安国做的?”张瑞旭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毕竟武安国可是天骄榜第六,正面战斗击杀血魔子是很有可能,当然,前提是指正面战斗。

张瑞旭的话,让不少好戏的长老纷纷将目光转移到那位执事身上,一时间那位执事几乎承受了整个天狼山脉超过百分之五十玄妙境修士的目光,锐利的目光下,还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让那位执事忍不住颤抖起来。

直到旁边萧天鸣看不过眼,挥挥手,将那名执事身上的威压给冲散后,才勉强站立在哪里,没有当场挡下,可也汗流浃背,脸色苍白。

“还一副拖拖拉拉干嘛?什么情况説?”萧天鸣不耐烦的説道,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击杀血魔子的人是武安国,如果是他的大弟子张瑞杰还差不多,这样他脸上也有光。

“死者伤口整齐利落,显然是被人一剑杀死,而且剑身必定带有绝对的冰属性,可以将对手的伤口的血液瞬间冰封起来,当冰封融化后,伤口的血液跟着止住,可谓是杀人不见血。”

“属下认为击杀这些人的人应该不是武安国师侄,此人在剑道上有着极高的造诣,而且还是冰属性的剑修,天狼山脉好像没有出现过这一号人物。”

在场的所有长老纷纷一愣,最后是湘桥峰一位长老好奇问了一句,对于观塘峰眼前这位执事的眼力,他们还是非常相信的。

“你説此人剑道造诣非常高,有多高?”

那名执事想了一下,看到张瑞旭diǎndiǎn头,才开口説道:“应该和贵峰屠天崭不相上下。”

“不可能!”那位长老顿时一怒,强大的剑意释放出来,差diǎn伤到那名执事,最后被萧天鸣拦下来,两峰气氛顿时嚣张跋扈起来。

湘桥峰,号称天狼山脉第一剑宗,所有弟子几乎以剑入道,每一个长老都是剑意惊人的剑修,现在出现一个堪比湘桥峰屠天崭的剑修,却无门无派,如何让他们不激动。

剑修,可是不是有剑就可以做到,还需要高深的剑道武技与功法,还要领悟高深的剑意才能做到,可以説剑修一路,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散修,没有散修能够领悟高深的剑意,资源和功法是是其次,武技和剑意的接触才是关键。

以湘桥峰这种传承了上万年的古老主峰,十几年也才出现一个屠天崭,现在出现一个堪比屠天崭的剑道奇才的散修,如何不让湘桥峰的长老激动。

“老夫不管,如果此人真的是散修,那出来之后必定是我湘桥峰的弟子,谁敢跟湘桥峰争,老夫必定血战到底。”负责这次天魔峰试炼的湘桥峰大长老西门一剑站起来,满脸狂热的喊道。

其他主峰的长老或者峰主都讪讪一笑,没有搭话。

只有意溪峰的一众长老满脸古怪的相互对视。

三明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遵义治疗阳痿医院
菏泽治疗宫颈炎医院
三明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遵义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