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重生之领主传奇第三百九十五章失眠

2020-01-23 23:0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三百九十五章 失 眠

第三百九十五章失眠

安排好金岭的城堡要塞建设和金矿开采的事务,洛里斯特便带了施华德和五百侍卫起程回磐石城堡。这时洛里斯特想起西莉薇亚公主已经在那里等着他,心里不禁有些踌躇起来。但无论如何洛里斯特也不准备逃避,有些事自己必须去面对。洛里斯特心里明白,与菲萨布伦家族发生的战争是对那个依恋自己的女孩最大的伤害。

一路马不停蹄,在第二天的半夜时分洛里斯特回到了磐石城堡。夜已经很深了,约莫是两三点,磐石城堡的居民已经陷入了宁静的梦乡之中。通过了城门之后,洛里斯特下了马,吩咐侍卫大队先去军营驻地安歇。又拒绝了守卫们的护送,自己和施华德两人牵了坐骑慢慢的沿着寂静无人的大道往中心城堡行去。

银色的月光洒在磐石城堡的大街小巷,月色如水,夜风带来了一阵阵的凉爽。

洛里斯特做了几个扩胸动作,舒展了一下连续两天骑马赶路的疲乏,对施华德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明年你也要成亲了。想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你时还那么小,现在你也一表人才成了个俊小伙了。对了,施华德,你那岳父菲利姆伯爵不是给你父亲和我写信,准备在明年安排你们成亲,你上次说要好好想想,想好了吗?”

施华德不应声,牵着战马只管走。

“咦?”洛里斯特纳闷:“施华德,你们小两口不是感情很好吗,每次见面都粘在一起,这又怎么了,闹别扭了?”

施华德看了洛里斯特一眼:“老师,我想推迟两年成婚……”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老师,我问过大师兄了,他说我已经白银二星,早就可以学丹海引气术了。你前年和去年都答应过教我,可战争一来你就忙忘了。雷迪大师兄说他可以教我。所以我想先学会丹海引气术再成亲。大师兄说我比他聪明,静下心学两年就可以打下基础自己修炼了。”

洛里斯特狂晕,弄了半天才发现是自己答应的事却忘了:“抱歉,施华德,是老师太忙忘了这件事。接下来家族应该没什么事了,我这就教你。至于你岳父菲利姆伯爵和你父亲那里,我自会写信说明原委,等两年再成亲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

“可是,老师,我要是学习丹海引气术就得在后山苦练,那就没人在你身边服侍了。”施华德又有点犹豫起来。

洛里斯特笑道:“这倒没事,上个月海上军团的军团长森巴伍德写信来提醒我,让我别忘记当初的承诺,施华德,还记得你有个小师弟吗?就是森巴伍德的那个傻大个大儿子,叫什么来着?”

“老师,小师弟的名字叫杰诺里奥。”施华德说。

“吗蛋,劳资当初说要收他儿子做徒弟,森巴伍德那家伙就象吃了苍蝇屎一般难受,好象我要拉他儿子去做人质一样。现在倒是殷勤的很,恨不得把他那傻大个儿子洗干净打包送到我身边。上个月写信给我说,他那儿子已经十六了,也觉醒了斗气,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把他儿子送来在我身边当侍从,方便我教导。日,我那时刚强迫森巴伍德为我效力,说收他儿子做徒弟只是为了安他的心,没想到现在他倒当了真。”洛里斯特很不满的抱怨道。

“呵呵……”施华德也笑了起来,这事他很清楚,海上军团的军团长森巴伍德是海贼出身,在海上打劫洛里斯特不成反被洛里斯特胁迫为诺顿家族效命,从最初的无奈被逼到心甘情愿,再到忠心耿耿,转变的不可谓不快。原因无他,随着诺顿家族的实力逐渐的呈现在他面前,森巴伍德的忠诚度可谓是蹭蹭蹭的一路往上涨……

“老师,小师弟可不象你说的那样是个傻大个,他只是人长得高大壮实一些,每次他给我写的信你也不是没看,文采非凡,文理通顺……”施华德为小师弟辩驳。

洛里斯特撇撇嘴:“拉倒吧,我怀疑他的信都是他母亲代笔写的,你没看那笔迹显得娟秀优雅,满纸云烟吗?男人写的字应该是大开大合,铁画银钩,即使不工整也自该有股力透纸背的感觉。象你父亲写来的信,字字如石生根,而猛虎罗斯写的字却杀气凛然。所谓字如其人,你想想就你那小师弟那人高马大的样子能写得出那么清雅飘逸的字体吗,感觉就象是一个大汉拿着缝衣针在绣花一样。”

好吧,施华德不得不承认洛里斯特说得很有道理,森巴伍德的那个大儿子不知是吃了什么好东西,才十六岁就有两米高,身体又壮,难怪洛里斯特叫他傻大个。不过施华德倒是很喜欢他这个小师弟。或许是说森巴伍德这个拐着弯拉关系的本事不错,走曲线攀亲的道路。除了每年回家族领地向洛里斯特汇报海上军团的事务时都带着这个大儿子外,还让他经常给施华德这个名义上的师兄写信,询问一些斗气觉醒时需要注意的事项。一来二去,施华德倒是和这个身材高大性格单纯说话梗直的小师弟关系十分亲近。

“行了,你明天写信给傻大个,让他过来,趁这段时间你还没开始修炼就先教教他,顺便考察一下他的品性。虽然我吩咐塔格尔对他也很留意,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可以好好的考察他一番。真不值得信任的话我最多只收他做个记名弟子,象你和雷迪那样是不可能的。”洛里斯特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是,老师,我明天就写信让侍卫把他带过来。”

两人继续默默的走了一段路,施华德再次打破了沉寂:“殿下,你是不是有点怕见到西莉薇亚公主啊?”

因为不再是师徒对话,施华德改称殿下了。

“没有,我怕见她干什么啊……“洛里斯特一口否定。

施华德很怀疑的看着他。

洛里斯特有点恼羞成怒:“骗你干吗,我只是见今天晚上的月色很柔和,这才兴起散散步,顺便活动下骑了两天马有点麻木的身子。再说深更半夜的,我们骑马奔驰这一路会惊醒很多正在做美梦的人们,那样就是很不道德了……“

“好吧,我明白了。“施华德微笑了起来。

“哼……“洛里斯特很不爽的继续散步……

无论路怎么远总有到达的时刻,到达中心城堡的路并不是很长。

侍卫营跟随洛里斯特出动后接管中心城堡防务的是警备营,这些士兵都是退役后不舍军伍生涯的老兵,对洛里斯特很熟悉。大门前守卫值勤的一个小队士兵眼见洛里斯特和施华德漫步当车而来,忙不迭的上前敬礼问好,又接过了两匹坐骑。

“别忙活了,不需要打开整个大门把大家都吵醒。我们两人从边门进去,你去吩咐值勤的仆佣给我们烧点热水弄点吃的,都端到二楼的书房来,我们两个就在书房过一夜,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洛里斯特对守卫小队的小队长说。

不过送浴桶和热水到书房的却是两个仆妇。洛里斯特很奇怪,一般城堡值夜安排的都是男仆佣,怎么今天是两个女仆妇?

“殿下,是因为西莉薇亚公主失眠,整夜都睡不着,所以管事就安排我们两个晚上值夜……”仆妇解释道。

“哦,西莉薇亚她,她失眠?”

“是的,殿下。”

“她在几楼?”

“东侧三楼,就是公主以前来的时候住的地方。”仆妇回答。

洛里斯特草草的冲洗了一下,换了身常居服。这时两个仆妇又送过来两大盘的食物。拿起一个蜂蜜面包啃了一口,洛里斯特问:“那个,那个西莉薇亚公主这几天吃得怎么样?”

“殿下,他吃得很少,总说自己吃不下。经常喝碗汤就了事。”仆妇回答。

洛里斯特坐不住了,转头对施华德说:“你吃过后自己先歇息,我去看看西莉薇亚公主。”

中心城堡依山建立,不过却分成四个部分。前堡是办公大楼,洛里斯特的书房,会客室,会议大厅和家族各个部门的办公室都在这里。后堡是洛里斯特的私人地盘,他的侍妾就住在那里。左右两边的侧楼则是客房,提供给来宾住宿休息。

不过两边的侧楼也是有差别的,左侧朝东,城堡的侧楼造型精致美观,是提供给身份高贵的客人下榻的地方,到目前为止除了西莉薇亚公主就是曾经在磐石城堡呆过一段日子的二殿下两位是凭身份入住,另外就是那三位诺顿家族的盟友是凭亲近和结盟的关系才能入住。

西莉薇亚公主以前来诺顿家族的时候就住在左侧楼的三楼,那一套居室在她入住后就被洛里斯特下令封闭,不再接待其他客人,成了西莉薇亚公主的专用居室。

洛里斯特轻手轻脚的上了三楼,一眼就看见敞开的大厅阳台上摆放着一张躺椅,一个白衣胜雪的人儿正靠在躺椅上沐浴在银色的月光里静静的聆听着夜风在耳边轻轻的吟唱……

洛里斯特慢慢的向躺椅走了过去。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想吃什么东西,也不想喝什么,这不是你们的错,明天我会向你们的管事说明的,不关你们的事。”听到了洛里斯特的脚步声,一个清幽幽的声音响起。或许躺椅上的西莉薇亚公主又把脚步声当成了前来劝说她进食的仆妇了。

“是我,西莉薇亚……”洛里斯特发现此刻自己开口是如此的艰难,声音犹如蚊子的嗡嗡声一般,几乎听不见。

躺椅上的西莉薇亚公主却象中了箭一般的跳了起来,又惊又喜:“是你吗?洛克……”

“是我,西莉薇亚……”这回声音总算大了一点,洛里斯特向前走了几步,出现在银色的月光中。

“洛克!”西莉薇亚公主犹如乳燕,扑到了洛里斯特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泪水止不住的直往下滴:“洛克,我好想你……”

洛里斯特却大吃一惊:“怎么回事,西莉薇亚,你怎么这么瘦了……”

在怀里的西莉薇亚几乎比洛里斯特脑海中的印象瘦了一半,整个脸都削下去了,瘦得很厉害,倒是脸上那双碧绿的大眼睛分外的动人。洛里斯特抱着她只觉得心里很痛,太轻了,这丫头受了不少苦。

“没什么,我吃不下饭,也睡不好……”抱着情郎,依靠着坚实的胸膛,西莉薇亚公主终于痛哭出声,泪如雨下:“洛克,爷爷不要我了,家族我也回不去了。爷爷说我到你这里来,就不用考虑回家族去了。你会要我吗?”

这会平常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亲近的公主范全没了,西莉薇亚公主哭得象一个迷失了回家方向的小孩,又象一头甩着尾巴在拼命讨好主人的小狗。

“要,我当然要你,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洛里斯特只觉得心越发的疼了,爱怜的抚摩着她的秀发,紧紧的抱紧了怀里那娇小的身躯:“小傻瓜,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都是你最终的依靠,我都会陪伴着你,直到我们白发苍苍……你明白吗,这是我的誓言……”

呃……可惜西莉薇亚公主没听见洛里斯特的这番表白誓言,也许是洛里斯特的到来让她终于放下了心里的巨大包袱,带着满脸的泪水,西莉薇亚公主在洛里斯特的怀里昏睡了过去……脸上带着泪水,嘴角却含着一丝微笑,两只手还紧紧的抓着洛里斯特的衣角不放……

刚才西莉薇亚公主的哭声惊动了她的两个侍女,当她们起床开门出来时洛里斯特连忙朝她们嘘了一声,示意她们不要惊动沉睡中的西莉薇亚公主,并让她们引导自己抱着西莉薇亚到了卧室把她放在床上。盖好毯子后洛里斯特想起身,却发现西莉薇亚公主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不放。

“行,我不走了。”洛里斯特苦笑,吩咐两个侍女给自己搬张椅子来,今天晚上自己就坐在西莉薇亚公主的床边陪着她到天亮了。

“恩,你们说说,公主说自己回不去了是怎么回事?轻声点,别吵醒了西莉薇亚。”左右无事,洛里斯特开始向两个侍女打听情况。

作为西莉薇亚公主最贴身的两个侍女,她们在菲萨布伦家族领地虎踞城堡里受到的刁难也不少,当即把西莉薇亚公主受到族人指责和非难的事向洛里斯特倾述了个干净,包括菲萨布伦大公让西莉薇亚公主出使诺顿家族却只让她带这两个侍女和随身的衣物,连那百人的公主侍卫对都被解散了整编到其他的家族武装中去了……

洛里斯特点点头,已经明白了菲萨布伦大公让西莉薇亚公主出使北地的用意。心里倒是很佩服那头老狐狸的狠心和干脆。可怜的西莉薇亚,她根本不知道最宠爱她的爷爷已经把她给当成筹码放在了赌桌上。她不是来出使,而是被菲萨布伦大公当成送给洛里斯特的赔礼,目的很简单,让北地四家联盟放菲萨布伦家族一马,不要赶尽杀绝,把他们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看着熟睡中西莉薇亚那清瘦的脸庞,洛里斯特暗暗地做了一个决定。

……(未完待续。)

重庆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北京肛肠医院预约电话
贵阳儿童癫痫哪家医院好
蚌埠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银川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