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直擊偷煤游擊隊夜間探盜挖設備簡陋危險多0

2019-11-09 05:30: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直击“偷煤游击队” 夜间探盗挖设备简陋危险多

新桂-南国早报 谢奎为盗山中煤 盗贼玩游戏据邕宁县五塘镇四平村村民老黎称,2001年,四平村的塘土坡、大坝坡等地的小煤窑被国家明令关停以来,有关部门及时将这些小煤窑炸毁并封堵此后一段时间里,小煤窑一度风平浪静但2002年下半年以来,少数村民见偷煤拿去卖得钱快,于是便把目光投向了这些曾被关停的小煤窑上这些人带上自备的发电机、铁铲等简陋的设备,到那些被封存的旧煤窑挖煤由于煤层埋藏较浅,有的往地下挖几米即可见到煤;深一点的,也不过20多米就可挖到煤他们挖煤的方法十分简单:或把那些封堵小煤窑的泥土掏出来,就进去挖煤了;或者在小煤窑附近,直接从地面挖洞取煤因此,偷挖煤不需要太多的投入问偷来的煤销路怎么样老黎说,仅五塘镇就有20家砖厂和10多所学校,这些单位绝大部分是用煤大户,因此村民偷挖出来的煤根本就不愁销路,往往一拉到村外,就被人抢购一空,有的还干脆派车来接送,形成盗挖、接收一条龙村里一些人见偷煤“赚”钱比干农活更容易,便不断加入偷挖的行列最严重的是2003年年底那段时间,就是在大白天,也有村民偷挖煤少数村民偷挖国有资源的行为,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03年底,五塘镇国土资源等部门每天派专人到村里巡逻,一旦发现有非法开采的小煤窑(井),即全部炸掉据悉已炸了20多个尽管有关部门严厉打击,因盗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盗煤者还是不择手段,他们便玩起了“老鼠躲猫”的游戏白天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巡查,盗煤者就闭门不出,等到晚上时再出来偷挖煤雨天山中行 遭遇盗煤者4月8日中午12时许,来到塘土坡附近时,碰到一对正在干活的夫妇,当打听那里是否有小煤窑时,他们称小煤窑早关闭了,现在没有人去挖了,并向投以异样的眼光几经打探,最后才找到一位姓李的村民带路从村口走了1.5公里的崎岖山路,来到一座山前面老李称,这座山叫狮子山,原来树林茂密,只因2003年12月一场火灾,山中那几口被村民盗挖的小煤窑才暴露出来经他示意,看见山上露出几处井口,从其中一口井旁新鲜的泥土可看出,近期还有人在偷挖当刚走到狮子山的东面准备上山时,突然一辆摩托车从山上飞驰而下,将拦住车上坐着两名男青年,并用怀疑的目光打量,开车的男子语气有些强硬:“你们俩是来干什么的山上你们最好不要去了”老李忙解释说,这位老板(指)是想来跟你们买煤的“这里没有煤卖”说完,两名青年掉头往上山去了“奇怪,难道他们知道我的身份了”正疑惑,老李一把将扯到一边说:“你这一身整齐的打扮,又是一副陌生的面孔,本地人老远就能认出来更何况他们在路口都有人望风,一见情况异常,就会立即通知其他人”这才想起进山前那对夫妇异样的目光只好离开,但回头瞥了一眼,看到山上还有一个青年站在那里盯着我们后来,那青年又跟着走了100多米才离开跟着老李往东又走了约3公里,来到了大坝坡只见数百亩的田间地头,千疮百孔,到处有被挖过的小煤窑有的洞口已被封死,有的则是新近开挖的,旁边还堆有沙子老李称,这些沙子是村民在井下挖煤时用来防水的说话间,老李轻声地“嘘”了一声后说:“你看,山腰上有两人正在盗挖煤”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两名中年男子正冒雨往井外搬泥悄悄地掏出相机准备偷拍时,突然从前方冒出一个女人,她正警惕看着,只得收起相机,继续观察约30分钟后,那两名中年男子每人扛起一块约20公斤的煤块,往双桥坡方向走来经过身边时,走在后面的男子竟扭过头来,得意洋洋地说:“你多管什么闲事公安管不了,你能管得了”等他们走远后,立即赶到他们盗挖的煤井查看,只见一口直径1米左右,深约20米的小煤井,人站在井口旁感到脚有些发麻在这口井的旁边,还有两口煤井夜间探盗挖 现场好热闹老李告诉:“要是到了晚上,你会发现那片荒山野岭上,通宵亮着许多灯,那是盗煤者用的照明灯”决定当晚再次上山打探晚11时许,在老李和另外一名村民的带领下,再次来到大坝坡,就隐隐约约地听到远处传来马达声“那边一定有人”老李说于是我们小心地朝着马达声的地方走去果然,马达声是从发电机房传来的房子里面没有人,从里面伸出来的两条电线,一直延伸到100多米远老李称,那边肯定有人在偷挖,可能他们已发现了我们当一行顺着崎岖的山路又向前走了1公里左右,又听到机器声,并有灯光从树梢上透射出来悄悄地走到靠近亮光20米远的地方,借着灯光,看见有一辆卡车停在那里三名盗煤者一边大声说着话,一边用铁铲将地上的煤铲进车厢,不时发出沙沙的响声绕过一座山,又发现一个盗挖点,那里也是灯火通明透过亮光,看到一棵树旁搭起了两个帐篷,一台发电机在隆隆作响,帐篷前不时有人影晃动此时已是4月9日凌晨1时10分下山后,回头又看见东面400米远的地方,也有3处亮光,不时还伴有隆隆的机器声和爆炸声老李称,那是狮子山,爆炸声是村民炸煤发出的从灯光的数量判断,狮子山上至少有3伙人分别在盗挖煤次日6时许,再次上山采访时发现,几个小时前山中的那些帐篷发电机等均已不知去向,只有被盗挖的煤井旁,残留着煤渣盗挖设备简陋 村民生命堪忧据一位知情者称,按当地煤价计算,每吨120元左右每个盗挖者一个晚上就能赚到50元左右,多的可赚到100多元他们来挖煤时,一般请有卡车或三轮车来的一边挖煤一边装货,快到天亮时,一卡车也差不多装满了这样,车子开到路边,就自然会有人来接货,或者事先藏在固定的地方,晚上再拉到外面交易虽然偷煤的收入不菲,但村民每次下井都要面临着生命危险他们设备简陋,加上盗挖煤本来就是短期行为,他们不可能把钱投在购买安全设施上一旦遇到危险,后果不堪设想2003年12月2日晚8时许,一名来自马山的民工,就是在下井时由于辘轳发生断裂,被断木砸伤致死而且,村民盗挖煤井后,往往弃之不理,从而也会造成一定的安全隐患2002年5月1日,有一个村民放牛时不注意,结果牛掉进了一口被盗挖后未填埋的井里还有一个安全隐患,就是村民晚上偷挖煤时,要自带发动机去发电照明,常常因为电线的接头脱节,或者因井下潮湿,很容易造成漏电,十分危险因此,有人说村民去盗挖煤的行为,是拿命去搏钱解决根本在于因势利导提起四平村盗挖煤的事,五塘镇国土资源管理所张所长直喊头疼,他称他去年几乎用80%的精力来抓这件事,如去年底,该所配合上级部门,在四平村炸掉16口非法盗挖的小煤井同时,每天还从仅有的6名工作人员中,抽调了4名人员到四平村煤矿区巡查,一旦发现有非法盗挖的小煤窑还得组织力量立即炸掉,并收缴盗挖者的挖掘工具,做到“不留井口,不放过一名盗挖者,全部没收工具”等目前,该所共收缴发动机4台、发电机12台以及铁铲、铁揪等作案工具他还称,该所对此也没有太多的好办法每次抓到盗挖者,只能移交给公安机关处理而公安机关往往是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后,将他们放走虽然这些人口口声声说回去后不再偷煤,但谁能保证呢因此,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盗挖煤的问题张所长说,要解决问题,出路在于因势利导,多想办法给村民一些增收渠道,为村民创造一个既能增收,又能就业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