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帝道天尊第二百九十九章青鸳翼之威

2020-01-25 03:56: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道天尊 第二百九十九章 青鸳翼之威

“嗯.”

本一脸淡然的天残.被这突然腾起的恐怖气势给惊到了.

这力量.就连他都忍不住的指尖颤动.

“嗡.”

在众人那紧张无比.以及一脸的错愕中.慕南的身后冒出來一道碧绿色的光芒.

那光芒仅仅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便被一道虚影给代替.旋即.众人看见.一个东西出现在了慕南的手上.

“那是什么东西.”

有人惊呼.指着慕南手中之物.先前那恐怖的气势好像就是从这里面散发出來的.

瞬间.所有的目光都是投向了那慕南手中形状像一把弓弩的东西.

“慕南...”

冰灵站在不远处.见慕南如此举动.不免对他担忧了起來.

难道.他真的要在这里就和天残撕破脸皮吗.

再看向天残本人.此刻他也不再一脸的平淡.眼前的这个小子可能还记恨当年自己逼迫他离开家族的事情.那件事他已经渐渐的淡忘了.不过.这小子如果不依不饶的话.那便随他吧.

不过.看他这样子.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呢.既然这样的话.那便成全他吧.

天残的心头想到.他知道.这一击.自己用一成的功力或许难以抵挡下來.

“嗤.”

那青鸳翼出现在慕南的手上的瞬间.上面迸发出來嗤啦作响的能量波动.萦绕在慕南的手臂上.以及那弓弩之上.青色的光芒缠绕着.宛如游丝一般.看上去就像是成百上千条缩小的雷电一般.交加相映.看上去绚丽无比.

不过.所有人都是知道.在这绚丽之下.隐藏的是多么恐怖的能量.

这一刻.其他十四名选手皆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同的看向了慕南.就连妖夜此刻也是满脸的凝重.以及不甘.

这家伙.现在已经完全让自己忌惮.以及恐慌了.不得不说.妖夜是真的慌了.他不敢想象.如果慕南对自己这样的话.他还能不能挡下.

再看向自己的老师.虽说天残此刻一脸的平静.不过自己也能看出老师那眼底的一抹凝重來.

看台上.谢老和葛老二人.此刻也是一脸的呆滞.

“你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

葛老喉咙滚了滚.颤声道.这力量.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能够承受的范围.

“不知道.”

谢老抹了一把冷汗.颤颤巍巍的道.

在灵狼大陆他虽说离开不久.但是那最为重要的罗盘争夺.却是给错过了.因此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清楚.

在这一年之前.慕南的真正实力不过才是生灵境.如今却能够让他们都忌惮无比.这等修炼的速度.真是让他们汗颜啊.

“嗤.”

念力被他注入到了这青鸳翼中.本就被青光缠绕的弓弩.瞬间如同焰火一般绽放了.光芒四射.周围的一切都在这光辉下黯然失色.

裁判席位上.刑老那满脸的僵硬下.或隐或现的震惊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内心.这个小子..

众人都是看向了天残.在这慕南恐怖一击下.天残仅仅使用了一成的功力.就连他们都怀疑.能挡下來吗.

“嗡.”

透过了这片青白相间的光芒.一张无比冷静的小脸上.被这光芒映照着.

一切.都变得安静了下來.周围的声音也仿佛被隔绝.

慕南在即将松开手的一刹那.一个心头嘭的从他的心头冒了出來.

念力.

这青鸳翼可以使用念力作为触发攻击的媒介.如果有两种相似念力的能量.叠加在一起.那样起到的攻击效果.会不会翻倍呢..

而这冰霜罗盘已经被他给收服.虽说仅仅是收服.还沒有完全的吞噬.不过冰霜罗盘的基本力量已经可以为他所用.

这冰霜罗盘又是生命之泉在天地间的产物.非得符心念师不得收服.所以和念力也是息息相关.

那么冰霜之力.是否也可以作为青鸳翼的攻击力量..

这一个想法出现在他心头的时候.慕南的心头猛地一跳.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

这样一來的话.也有意味着两种力量要融合到一起才行.

场地内.因为气氛的压抑.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而众人见慕南愣在那里.更是紧张了.

可是.这紧张却终于是被打破了.

天残静静的站在那里.他不会先出手.他也很想看看.这个小子两年來有何进步.是不是还会创造出奇迹來.

不过.他那眼底的好奇.瞬间便是被错愕给取代.

因为.在慕南的体内.忽然又是一道恐怖的力量调动了出现.那恐怖不亚于刚才的波动.

“嗡.”

冰霜之力被慕南从体内抽出.化为了丝丝缕缕对着青鸳翼上的光质弓箭汇聚而去.

“嗯.罗盘之力的味道.”

刑老那干枯的脸颊上.浮现一抹错愕.旋即心头大惊.失声道.

这个小子.竟然身藏罗盘.

真是让人惊叹啊.年纪轻轻就能够拥有罗盘这等天地宝物.能够被罗盘看中的人.果然不简单啊.现在刑老对慕南之前的表现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不过.他这是想要干嘛.

刑老瞬间想起來.这小子的那个形状奇异的弓弩上.已经有一柄光质箭羽存在.这小子现在使用罗盘之力來.是有何目的.

这一想法.同样存在天残的心头.

此刻.天残再也不能保持平静.而是忌惮.

看來这小子对自己的仇恨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厚啊.

“嗡.”

冰霜之力缠绕上青鸳翼.慕南的眼睛便死死的盯着那两股力量.他叫将这两股力量平衡.融合.从而进化出來更加恐怖的力量來.

“嗤.”

两股力量触碰到一起的瞬间.便是擦出了火花來.

慕南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不过.他沒有放弃.

“靠.慕南.你在干什么.”

忽然.心头响起來一道惊呼声.无疑是吞天兽发出的.

慕南沒有搭理他.而不用慕南说.吞天兽也知道这小子在干嘛.

他竟然是想要将念力和冰霜之力融合在一起.从而靠青鸳翼使出更加恐怖的攻击來.这一想法.不得不说.真他吗的太疯狂了.

“你想死我还不想呢.快住手.”

吞天兽嘶吼道.他从來沒有这么恐慌过.两股本就十分排斥的力量强行融合在一起.那下场就只有一个.人和这弓弩都会被毁灭.

而且.这毁灭的攻击范围会非常的大.那等恐怖的力量.他想都不敢想.估计在这里.沒有几个能够活着走出去的.罗盘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过.看慕南这样子.是不可能停下來的.

“呼.”

慕南的气息变得粗重了起來.随着冰霜之力的出现.在他周围的空气都被冻结.冷冷的寒意袭來.他的额头上的汗水.却是愈加的旺盛了.

在这青白色光芒之下.一张略显疯狂的小脸上.逐渐的被狰狞之色取代.

“给我凝.”

怒喝了一声.慕南那扭曲的脸上.尽显疯狂之色.此刻所有人的脸上皆是狂震.

“轰隆隆.”

恐怖的力量在某一个平衡点.瞬间的爆发了出來.

“成功了.”

然而.那气势瞬间的收敛.慕南的脸上一喜.竟然真的成功了.

再看向天残.此刻他的脸色已经十分的不自然了.

欣然的一笑.慕南的笑容有些释然了.他成功了.接下來便是拿这个当年狂的不能再狂的家伙做实验了.当年他可是拼尽了全力方才在他的手下活了下來.

谁又能够想到.仅仅是两年过去了.这二人的位置完全的变了.此刻对天残发出攻击的.是慕南.

青鸳翼上的恐怖能量虽然被收敛了起來.不过从那不断迸发出火花的箭羽上來看.那底下究竟隐藏了多么强大的力量.

慕南缓缓吐出一口气.在天残那猛然一变的脸色下.缓缓的松开了手.

不知不觉.天残自己都沒有发现.他的背后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尝尝大家伙.”

慕南咧嘴一笑.那目光有些森然道.

“噗.”

两种颜色相映的箭羽.穿过了空间.一切都化为了虚无.

寂静.此刻整个场地内.沒有一丝的声响.

妖夜的脸上已经失去了傲气.有的只是颓然.

凭什么.凭什么他能够发出连老师都忌惮的攻击來.自己却不行.

妖夜本來还为自己能够一击撼动老师而洋洋自得.虽说那里面是老师配合他的缘故.不过换做现在.慕南的攻击.已经强大的让他无言以对.

“嗡.”

光剑终于是到达了接近天残的范围.天残本一脸的平静已经消失不见.他也瞬间做出了举动.

一张光罩浮现在他的周身.这光罩看似单薄.却是结实的很.想要穿通这灵力光罩.几乎不可能.

“嘭.”

那一直安静的箭羽.终于是撞击到了光罩上.瞬间.一股骇然的能量波动.自那光罩的四面扩散开來.

“防护.”

刑老猛地站起.大吼了一声.所有的长老皆是站了起來.一个高大的光罩将这攻击的区域给笼罩了起來.将外面的人保护住.

那爆发的中心.已经被能量光圈给吞沒.完全不能看清里面发生的一切.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紧张了起來...

抚顺矿务局总医院预约挂号
菏泽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南京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浙江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